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沈巋三問是明知故問

发布时间:2019-11-09 00:23:19

“沈岿三问”是明知故问

原标题:沈岿三问是明知故问

强化思想引领,牢牢把握高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系列评论①

这几天,在自媒体上,教育部部长袁贵仁成了热点原因是有篇题为《北大教授沈岿三问袁部长》的文章流传甚广,不少人跟着起哄读完这篇文章,谁问,以及问谁,我们先放一边,单看这三个问题,完全是明知故问

明知为何故问无非包藏祸心

事情起源于两天前袁贵仁的一次讲话他说,高校教师要守住三条底线,高校教材和课堂要做到四个决不这不是什么新的提法,新的要求只不过是对我国高校思想工作一贯和必然要求的一次重申这些要求,即便袁贵仁不讲,也自当如是这是我们的国体政体和制度道路决定的,也是我们的宪法和法律所决定的这是定论,是底线,不容置疑

但三问竟然疯传,并且还将火烧到了袁贵仁个人身上这是一个怪现象三条底线,无非是政治、法律和道德的底线;四个要求,明说了,无非是要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道路这些层次的要求,相信在任何国家,都是基本底线对此进行追问,就像追问美国总统为何要反恐,追问英国人为何要效忠女王一样

三条底线和四个要求,都是已有定论的,并且是底线要求,是宪法规定的,是涉及国体政体发展道路等国家核心利益的问题,是涉及政权安全的问题在已有定论和涉及底线的问题上发问,本质一定是搅混水,是试图打破底线,搞乱已有定论

这些问题,显然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譬如如何区分西方价值和中国价值,显然是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讲语法这不是善意的讨论,更不是学术的追问,而是挖坑,否定和挑战

关于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最近自媒体上有一些看法,譬如三问这只说明,意识形态问题需要加力,需要抓好底线问题是不容讨论的东西方都一样何况,我们的宪法规定了党的领导,规定了社会主义制度我们的一切活动,都要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进行,高校教育更是如此

我们一直都这么要求,但做得不够三问是可笑的,但三问疯传,也是给今天的高校教育提了一个醒:现在的形势,已经到了必须守底线的地步,到了高校必须加强宪法教育,维护宪法权威的地步 倘再退一步,将守无可守(中国青年评论员 王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静脉炎吃什么药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