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仙炼记 第七十六章 童华金

发布时间:2020-01-16 18:00:23

仙炼记 第七十六章 童华金

风小蝶冷哼一声,“哼,你一个炼气一层,也想跟我……”她是半点儿也瞧不起聂飞,她心中的想法是,这聂飞根本不敢进谷,这次他进谷,多半是硬着头皮进去,目的便是想亲近自己。她冰雪聪明,又岂会识不破他的奸谋?

风小蝶正要拒绝,忽地一个念头在心中升起,狠狠地想到:罢了,就和他一队。这火魔谷,虽说凶险,却也是个毁尸灭迹的好场所。就让他跟着自己,彻底解决掉这个麻烦,免得以后纠缠。

想到此处,风小蝶话锋一转,“好吧,我可以和你一队,但你的性命,我可未必顾得上。”

聂飞微笑道:“那是,我一个大男人,还用着你一个女子保命吗?那我该有多窝囊。”

风小蝶眼中怒气一闪即逝,这一个炼气一层的家伙,居然也敢说出这种大话,那已不是可笑,而是叫人发怒了。但风小蝶立刻将这股怒火压下,淡淡道:“但愿如此。”

……

正在这时,巨大的金色帐篷之中,聂飞见过的那位身穿紫衫的男子,倒背双手走了出来。这男子也就在二十三四岁左右的年纪,相貌极为英俊,只是脸上挂着一股傲气,看谁也不正眼瞧一下。

那男子这一走出,立刻有三十几人跟随在他身后,呼呼拉拉地威风之极。

那男子走了几步,忽地见到一身白衣的风小蝶,虽然瞧不见正脸,但风小蝶那冰雪孤高般的气质,登时叫这男子心中一跳。

他快走几步,来到风小蝶身旁,侧目向风小蝶瞧了一眼。他见到的,虽只是风小蝶的侧脸,但仍绝美得让他震惊,看得他呼吸都几乎停滞了。

他咽下几口唾沫,喉结上下耸动了几下,这才强自收摄了一下心神,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温声说道:“姑娘,你好啊。”

风小蝶这才注意到身旁有人,转过脸去,冷冷地扫了那男子一眼,轻哼一声,又将脸孔转回,再不去瞧那男子一眼。

虽只是惊鸿一瞥,那男子却浑身一震,便好像瞬间被一道天雷劈中,呆立当场,一动不动。在他眼中,风小蝶的美,是他生平仅见。他之前见过的所有的美人,在这一刻,都化作了粪土,与面前的风小蝶相比,简直判若云泥,根本不可相比。风小蝶冷冷地扫他一眼,他也不介意,反而认为,这正是风小蝶独特气质的一种体现。

男子啧啧称奇,“想不到,在这枫林派的破地方,居然有姑娘这般神仙中的人物,实在令人大开眼界。”

这一句话,听得风小蝶微皱眉头,心中暗想:这个世上,尽多这些以貌取人的好色之徒。

那男子又道:“姑娘可是要进火魔谷吗?我叫童金华,手下随从众多,不如姑娘和我一起进谷吧,那火魔谷虽是险地,有我保护姑娘,可保姑娘万无一失。”

他手下之人,见少爷对这位女子感兴趣,立刻聚拢上来,有人大声说道:“姑娘,知道我们少爷是谁吗?他可是白炼门十祖之首,童阳老祖的玄孙。童阳老祖,那可是我们白炼门唯一一个修为在金丹后期的老祖。”

此时,已有不少人注意到这里,闻听此言,不禁都倒吸冷气。对于大多数修仙者来说,别说是没见过金丹期的修士,就是听也很少听闻,甚至,在他们心中,这世上根本就无人能够修炼到金丹期。其实也难怪他们不信,先是这修炼一途困难重重,光是筑基,千人中有十人就算不错了,金丹期就算是有,也一定是凤毛麟角,这世上可能会有几个,但绝不会太多,可能都不会超过十人。再者,许多人都见识过筑基期修士的本事,只可用神通通天来形容。若是真有金丹期,那本领必定比筑基期的修士强上百倍。那究竟是什么概念?就算是绞尽脑汁也想象不到。

因此,多数人才不信有人可修炼到金丹期。

此刻听这个人所说言之凿凿,那金丹期的修士,是当真有的了。这时,许多人都明白了,难怪那姓童的少爷,来到火魔谷谷口后,举止不禁傲慢,似乎谁也不放在眼里。又极尽的铺张,弄了那么一大顶帐篷。原来,他有一个金丹期的祖宗。一想到此,众人再不觉得那位童少爷举止怪异,反而忍不住想:有那样一位祖宗,不这么显摆一番,倒符合常理了。

正在这时,只听童金华身后另一人接口道:“是啊,姑娘,别说我们老祖,就是我们少爷,也是炼气九层的修为,功法通神。你跟着我们少爷,保管你进到谷中逛上一圈再出来,一个汗毛也不会掉。”

这二人说话,将童金华捧到了天上去。而那童金华,则倒背双手,微微扬起下颌,闭目听着,似乎颇为享受。

风小蝶冷冷道:“没兴趣。”她这话一出口,不但是那位童华金少爷一怔,所有人都为之一怔。先不说这女子拒绝了一个安全保障,单是她断然拒绝别人的好意,便无形中,将那位有着金丹期祖宗的童华金少爷给得罪了,童华金可能没什么,可他金丹期的祖宗,难道也不顾忌吗?这不是给脸不要脸吗?

果然,只听童华金身后第一个说话那人说道:“姑娘,你好不识抬举。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求我们少爷带他进谷,我们少爷理都不理他。这次我们少爷主动提出,要带姑娘进谷,那是给了你多大的面子?你怎地一口拒绝了?”

另一人道:“姑娘大概不知,我们少爷是看上姑娘你了。恭喜姑娘,攀上了我们少爷这棵大树,以后和我们少爷结成双修伴侣,前途不可限量啊。”

风小蝶心中气极,但表现在面上,也不过是脸色更加白了几分。“住口,你们还要脸吗?谁稀罕你们的大树。本姑娘不想和你们一队,难道还要绑架我不成吗?”

那二人还待再说,众人只听“啪啪”两声响,两人的脸上,却各自挨了童华金一巴掌。

赤峰学院附属医院
漳州市中医院
郴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金华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潍坊牛皮癣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