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龙血战魂 第四百五十九章:云霓道姑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2:10

龙血战魂 第四百五十九章:云霓道姑

帝清雪的目光停留在木月华身上,久久不语,陷入沉思之中,

见势,木月华似乎有所目的一般,又火上加油,道:“凤來巫山落梧桐,伏羲制琴啼凤哀,悲凉的故事,如杜鹃啼血,失去的感情,永远难以挽回,踏错一步,忏悔万古,何不在未错之前,给自己一个可以尝试的机会呢,”

帝清雪娇躯微微一颤,似乎被点醒了一般,眸光渐渐焦聚在一起,似乎就要下定某种决心一样,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冷哼声忽然传來:“哼,我帝家的事,可还轮不到别人插手吧,”

这声音中,带着一股杀意,直指木月华,

声音落下,在不远处立即飞身而來一个身穿道袍,手拿拂尘的女子,

这女子大概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正是风韵犹存的年纪,其容貌虽不如帝清雪,沐月华那般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但其成熟的韵味,却又隐隐间透露出一种惹火的吸引,

此时,她面带寒霜,再加上修炼道家功法,那出尘,而又成熟的韵味,倘若被一个男人看见,定然会深深的为其着迷,

女子飞在那云海雾凇之上,虽是飞行,却仿若腾云驾雾,更显缥缈,数种截然不同的韵味,竟然能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当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很快,女子來到了帝清雪,木月华身前站定,

她先是眸光冰冷的看了一眼木月华,最后这才看向了帝清雪,声音变得柔和了不少,道:“清雪,当初浩天元夺我江山,杀我族人,你父亲,你爷爷,全都是死在他的手上,父债子还,如今,你倘若真因为一点儿女私情就置大仇于不顾,以后,你有何颜面面对老祖宗,”

她声音虽然柔和了很多,但是,每一句话却都让帝清雪感觉心中狠狠刺痛,

“姑姑……,”帝清雪声音微微颤抖,呼唤了一声,

这道姑不是别人,正是帝清雪的亲姑姑,曾经也是帝氏皇朝的一代公主,

“冤冤相报何时了……

,清雪的父亲,曾经就因为孝和义之间,难做选择,最后甘愿身死,留下一世遗憾,难道前辈也想让清雪步上帝伯父的后尘吗,”一旁的木月华,此时也开口,却是丝毫不让的对这道姑道,

一道冰寒彻骨,几乎能化作刀剑的目光,瞬间落在木月华的身上,

木月华只感觉浑身一冷,虽然她的修为已是不凡,但眼前道姑,毕竟是老一辈的强者,怎么可能是她能比得上的,当下,身子都不由微微一颤,

“嘿嘿,我说老孤婆,你他娘的也一大把年纪了,自己沒胆量去做的事情,你也用不着逼迫晚辈去做吧,”就在这时,忽然,一道毫不客气的声音传來,

随着声音传來,所有人同时转头看去,

这一望,只见不远处,云海雾凇之中,仿佛升起一朵云彩一般,一个老者躺在一头黑虎背上,朝着这里走來,

那老者,浑身邋遢,手中还拿着一个酒葫芦,腰间更是挂着一个酒囊,十足十的就是一个老酒鬼,

而在这老酒鬼下面的,那不是帝小虎,还能是谁,

帝小虎本來是不能御空飞行的,但此时却从万丈石柱下飞上來,显然已经不是它在拖着背上的余伯通,而是余伯通在带它上來了,

“余伯通……,”声音冰冷,道姑一挥手中拂尘,冷冷叫出余伯通的名字,

“嘿嘿,正是老夫,”余伯通和帝小虎同时來到几人面前,而后,余伯通翻身坐在地上,靠在一棵松树上,毫不正经的笑道,

“你來做什么,难道你也想管我们帝家的事情,”这道姑和余伯通显然不是一路的,和余伯通说话的话语中,始终隐含杀机,

“老子他娘的只是來看看,看你这老姑婆的脸皮有多厚,可有熊王的屁股那么厚……,”余伯通说话也毫不客气,一点都不看在这道姑是一个女人的份上,积半点口德,

“你……,”道姑面色一变,几乎被余伯通气得火冒三丈,

“老子怎么了,难道老子还沒资格做你老子不成,真他娘的晦气,还他娘的你帝家的事情呢,你不要忘记,清雪他娘是我那孙儿的姑姑,他们怎么也算得上是表亲吧,再说,你哥的死,那是你爹害的,你怪的着人家浩天元吗,他娘的,老子就是好奇了,为什么你的脸皮就这么厚,当年,浩天元大发善心,放你一命,你却给老子整天玩心计,现在都玩到人家后代身上了,你这种女人,难怪只能去当道姑,活该终生沒男人要,”

余伯通自顾自的说着,似乎是在教训一个晚辈,但话语,却又是及其的恶毒,几乎任何人听到这种话,都会被气死,

这道姑此时就有一种被气得一佛升天,二佛成仙,三佛直冒烟的感觉,

“老家伙,去死……”终于,这道姑还是忍不下这口气,一声怒喝,手中拂尘一抖,刹那间,三千拂尘丝飞起,瞬间扩大千万倍,形成一条破布,铺天盖地的朝着余伯通绞杀而去,

此时,只见这拂尘笼罩范围之内,每一根拂尘丝划过之处,空间都直接碎裂,余伯通整个人,更是仿佛要跟着空间被这拂尘丝撕裂一般,

“你娘的个奶奶的,”余伯通刚骂累了,正喝下一口酒,当下差点喷出來,整个人顿时怒了,

“你娘的个奶奶的,竟然敢给老子动手,今日就教教你,什么叫做尊敬老人,”

余伯通飞身而起,摇摆之间,仿佛醉生梦死时,随时都会摔倒一样,直接避开所有攻击,

只一瞬间,他就冲到了道姑身前,

道姑面色微微一变,拂尘一收,又再次攻击而去,

拂尘上光芒大放,但是,还沒有完全攻击而出,余伯通手中却出现了一支判官笔,

判官笔一出,顿时放大,笔杆子一挥,“嘭……”的一声,直接打在道姑腰间,

只听一声闷哼,道姑身后空间碎裂,竟然被撞击的力量轰破空间,倒飞而出,

好在那空间裂缝瞬间合在一起,不然的话,她非要坠落进去不可,

咸宁治疗早泄医院
鄂尔多斯妇科医院哪家好
泸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咸宁好的男科医院
鄂尔多斯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