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交通運輸部三定難題

发布时间:2019-11-09 02:07:23

交通运输部“三定”难题

截至2013年9月底,铁道部经济规划研究院的去留尚无定论

铁道部经济规划研究院是隶属于原铁道部的一家事业单位,其职责包括,受铁道部委托,从事路发展和运量规划等之所以铁道部撤销数月后,仍无法确定其归属,最主要的原因是交通运输部新的“三定”方案尚未颁布

今年3月,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将铁道部一分为三,铁道部拟订铁路发展规划和政策的行政职责被划入交通运输部其后,国务院下发“关于实施《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任务分工的通知”,要求中央编办在今年6月底前,制定印发机构改革中,涉及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等部门的职责调整通知(也称新“三定”方案),但截至9月底,该方案仍未出台

《财经国家周刊》了解到,原铁道部负责拟定国家铁路规划的部门是发展计划司按照计划,这个司有部分人员将去交通运输部,但截至9月底,这些人还无法正式赴交通运输部工作

一位接近交通运输部的人士介绍,交通运输部新的“三定”方案应该正在征求意见当中之所以拖延,是因为以前由国家发改委负责制订综合运输规划,并且重大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审批权也在发改委而本轮大部制改革明确,由交通运输部统筹规划铁路、公路、水路、民航发展,加快推进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接下来相关规划、审批职能,特别是项目的最终审批权,归交通运输部还是仍归国家发改委,成为当前交通大部制改革的一个难点

铁道部经济规划研究院的资深工作人员宁祥(化名)担心,明年就应该开始研究并着手制定‘十三五’规划了,希望尽快推进机构重组,以免影响下一步工作不过他也承认,“原来我们没有切身体会,现在才知道,改革确实非常复杂,需要平衡好各方利益”

整合综合运输管理职能

2008年3月,根据国务院“大部制”机构改革方案,当时新成立的交通运输部整合了原交通部、原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和原国家邮政局,同时将原建设部指导城市客运的职责,也纳入其中

这之后交通运输部积极开展综合运输研究,推进建立综合运输标准体系,但此时其仍然无法完成制定综合运输规划等职能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所长郭小碚曾告诉,2008年之后,国务院曾打算将制订《“十二五”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规划》的任务,交给交通运输部,但交通运输部表示,做不了这个规划原因是铁路运输,当时不归该部管国务院只好将这一任务仍交给国家发改委

此时,国家发改委仍是综合交通规划的实际负责人国家发改委基础司下设铁路处、民航处和交通处三个处,职责包括组织编制交通中长期规划和年度指导性计划,审核重大建设项目等国家发改委利用自己的审批权,如果某项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做不到多种交通方式的衔接,达不到综合运输的要求,就不予以审批

但这种制度安排仍然存在缺陷,无法更好地实现综合运输的目标国家发改委的权限仅限于交通基建环节对于运营环节实现综合运输,难以发挥作用例如,危险化学品的运输,外包装的规格、尺寸,公路、铁路的规定各不相同,如果需要公铁联运,就会增加成本“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实现交通大部制,制定统一的规则”郭小碚说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荣朝和介绍,交通运输体系包括基础设施、运营服务、企业组织和政策体制四个层面,推进综合运输体系建设即运输系统内外部一体化协调发展的任务很多,各个层面都需要精准对接

他评价,今年的交通大部制改革比2008年又向前迈进了一步,有助于去除过去部门分设,对综合运输体系建设造成的负面影响

不过他强调,改革走到这一步,并不意味着实现综合运输在其体制机制上的内外部障碍就可以自行消除或克服,相关政府职能与行政方式的改革,仍然是其中难度最大的环节

规划、审批权划分

目前交通大部制改革的焦点问题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规划、审批职责,在交通运输部和国家发改委之间如何划分

上一轮交通大部制改革,仍然留有“尾巴”国家民航局和国家邮政局只是名义上并入交通运输部,但并未按照综合运输的要求,实现投资、规划、建设、管理等职能的真正融合

有交通业内人士预测,交通运输部会借本轮机构改革,进一步推动内部的整合例如,将民航的规划等职责上收到交通运输部的规划部门,预计即将出台的“三定”方案对此会有所体现

然而这并不是当前的焦点问题,前述接近交通运输部的人士认为,交通运输部内部对各种运输方式的整合,甚至可以放到下一步去做交通运输部和国家发改委的职责划分,则是当下必须解决的问题

据了解,过去原铁道部、交通部等部委自行制订交通规划,报国家发改委国家发改委再根据各部委规划制订综合运输规划发改委之所以需要了解规划,是因为要依据规划审批项目但也有特殊情况,比如某地需要建设一个港口,不在规划之内,由当地政府上报国家发改委,发改委会根据实际情况予以考虑,是否批准

“相对而言,国家发改委更关心项目是否由它审批,而不在乎项目是由谁来牵头建设”一位接近国家发改委的人士说

国家发改委这种规划、审批方式受到外界批评一位中国民航局人士介绍,国家发改委过多插手微观经济运行在民航领域,现在投资额上亿元就要报批,那怕购买一架民航飞机的最终审批权,其实都在发改委手里,中国民航局只是审核而已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时红秀认为,现行的立项审批最终应该废除,将来交通运输的主管部门应该重点抓规划监管,只要是按照规划来建设的项目,就无须进行立项审批

荣朝和也认为,中国交通运输业正面临阶段性调整,即从大规模超常规建设阶段,向提高服务质量和财务重建方面转变原有规划、审批行政管理模式的弊端已充分暴露并正走向尽头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坚甚至建议,相关规划、审批职能都应该划归交通运输部,国家发改委不一定再单独设立基础司,或者仅留少数工作人员,负责部委之间的协调工作

建立部际协调机制

尽管有将相关的规划、审批职能都交给交通运输部的建议,但接受采访的多数交通领域人士还是预期,未来项目审批权仍然会采取分级管理的方式,重大项目仍然会由国家发改委审批

前述接近交通运输部的人士预计,综合运输的规划职能回归交通运输部顺理成章,但未来项目审批方式预计大方向不会变,重大项目还是要国家发改委批只是多大项目算重大项目,这个标准有待确定

宁祥介绍,原有体制下,所有大中型铁路建设项目,从规划到可行性研究报告都要报发改委审批接下来需要明确的事情非常多例如,国务院推进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决定将支线、城际和资源开发性铁路的所有权和经营权,率先向社会资本开放,接下来这些项目的规划和可研报告是否只报地方发改委批准就可以了港口建设铁路和后方的国铁接轨,是否可以只到发改委备案,不用审批了这些都是需要明确的问题

为推动经济体制改革领域的重点工作,今年9月1日,国务院批准建立经济体制改革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协调解决改革进程中的重大问题联席会议由中央编办、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国家铁路局、中国铁路总公司等35家单位组成预计这种工作机制,将推动交通大部制改革的进程

时红秀介绍,为推进改革,中央编办正在做大量工作中央编办并非利益相关方,避免了以往由“被改革者来制订改革方案”的尴尬,它能够做到广泛听取各方意见,帮助改革决策者作出正确决策,从而推动改革

生物谷
儿童风热感冒专用药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