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有妖气客栈 第六百一十五章 鸡飞狗跳

发布时间:2019-09-25 13:44:32

有妖气客栈 第六百一十五章 鸡飞狗跳

乞丐自然不挑剔,表达感激后坐下来。

凤儿刚好从楼上走下来,见余生不在,无人聊天有些落寞,刚要转身去找伥鬼,见到一个影子后停下来。

她见在乞丐背后站着一女鬼。

这女鬼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衣服,脸色死灰,打着油纸伞,站一会儿后缓缓地坐在乞丐对面,双眼死死地盯着乞丐。

来新女鬼了!

凤儿觉着有意思,收回踏出去的脚步,蹑手蹑脚的下楼。

当然,她不蹑手蹑脚,别人也听不到她的脚步声。

唯一看得见她的女鬼始终不曾注意到她,让凤儿差点以为认错了。

在见到她一直盯着乞丐,眼眨也不眨的时候才确认是真的女鬼。

凤儿在桌子周围徘徊,见新来的女鬼一直不看她,愈发好奇了。

她蹲在一旁,倒要看看这女鬼打什么坏主意。

胡母远又为乞丐沏了一壶茶,刚放下,女鬼终于有了动作。

她伸手去取一只茶杯,缓缓地移过来。

起初,乞丐低头饮茶,不曾注意到,待杯子在桌子上无端的拉向对面出声后才惊醒过来。

“啊…”乞丐神色一变,刚要离开的胡母远回头一看,也见到了那只茶杯。

胡母远急忙上前一步,按住那只茶杯。

“没,没什么,你用茶。”胡母远向乞丐笑一笑,压低声音道:“凤姑娘,别捣乱。”

客栈有一个女鬼,偶尔还有三个女水鬼来做客,晚上还有一个鬼来饮酒。

余生不在的时候,怪哉常给他们准备酒菜,久而久之,胡母远也知道他们的存在了。

蹲在旁边凳子上的凤儿翻了个白眼,跳起来去后厨找怪哉。

凤大姐饿了

有妖气客栈  第六百一十五章 鸡飞狗跳

,要去找吃的。

胡母远见茶杯上没了力量,把茶杯放回到桌子上,对乞丐一笑,“请用茶。”

被夺走茶杯后,那女鬼再也没有别的动作,在凤儿端着一份蛋炒饭出来的时候,见她一动不动坐在那里。

很快,凤儿在被乞丐看到前,被怪哉拉着盘子拽回到后厨。

“要是吓到了客人,小心掌柜的回来找你算账。”怪哉对着空气说着。

凤儿见她没有直接对着自己的脸,忙把脸凑过去。

怪哉继续道:“掌柜的去采菜了,回来后要做新菜,你要是捣乱就别想吃了。”

凤儿一听,马上把那女鬼抛在脑后,端着碗老实坐在后厨享用起来。

胡母远把蛋炒饭端出去的时候,乞丐看了一眼,略有些失望,这不是他吃到过的扬州炒饭。

不过这神色只是在双眸中一闪。

接过饭谢过胡母远后,乞丐虽然极力忍耐表现的有修养,在饭碰到嘴唇后还是忍不住大口吞咽起来。

“慢点儿,别噎着了。”胡母远递给乞丐一杯茶。

“嗯,嗯”,乞丐点了点头,他这时已经顾不上说话了,头埋在了碗里。

胡母远看他吃的这么香,也有些饿了,转身去后厨找吃的,有媳妇当厨子就是这么任性。

在外面,天空已经彻底失去了阳光的踪迹,黑云涌动着,压下来,遮住远处山巅,让整个午后的大地晦暗无比。

风更大了,吹着余生衣服猎猎作响,发型也被吹乱了。

“快点儿,雨快来了。”草儿在下面喊道,大雨将至,早点回去为妙。

方才在树下跑老跑去,不时扑向小白狐然后被小白一爪子拍翻的狗子这时也老实起来。

它蹲在地上“汪汪”叫着催促余生。

“快完了。”余生回说。

他已经采到了最后一棵树,鲜嫩的头茬香椿芽填满了身后的筐子,给余生满满的幸福感和成就感。

待把最后一点儿采完,余生落下来看了看筐子,筐子里的香椿现在他眼里全是美食。

“好了,回去吧。”余生满意的领着人往回走,在路上遇见小孙子时,踹一脚把他也赶了回去。

大雨说到就到,他们刚出巷子口,比豆子还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的落下来。

“快跑。”富难大喊一声,率先向客栈奔去,后面的草儿和小白狐紧跟着去了。

只剩下狗子傻傻的跟着余生。

余生闲庭漫步在姐上,任由雨点瞬间落下,把地面打湿,为干渴许久的大地带来甘霖。

“你傻不傻。”余生见狗子被雨打湿了身子也不在意,觉着不止养了个丑狗,还养了个傻狗。

他手一挥,狗子身子上空的雨登时停止下落,如同碰到一把伞,分开滑落到旁边。

回到客栈门口,余生抬头见一女鬼打着油纸伞站在屋檐下伸手去接落雨。

她面无表情,双目是死灰色。

凤儿蹲在她旁边,一脸无计可施。

“新来的?”余生站在她面前问了一句,女鬼看也不看余生,转身回到客栈坐在乞丐对面。

“是新来的,一点儿也不懂规矩。”凤儿站起来,高兴的对余生说,“肯定不是好鬼。”

她贴近余生,指了指乞丐,“一进来就死死盯着那乞丐,心里指不定打着什么坏主意呢。”

“你对她倒是挺八卦的。”余生说,他依旧站在雨里,身为东荒王之子,余生对雨水有一种天生的亲切。

仗着雨淋不到自己,狗子也在雨中耍着,还去追刚从湖里游泳回来的鸡鸭,把在小白狐那儿受得气加倍找回来。

听余生这么说,凤儿摇头,“哪儿有。”

“你都为女鬼浪费多少天的字了,还不八卦?”余生说。

凤儿一听,“啪”的把自己嘴捂住。

确实有点儿不值得,一秃噜,一个多月省下来的字没了。

又得当哑巴节省字了,不过在节省钱,凤儿问道:“你采了什么菜?”

“香椿,待会儿有口福了。”余生说罢,抬脚走进客战。

不过在进去之前,见狗子在家禽那儿闹的鸡犬不宁,余生随手撤去阵法,让狗子成了落汤狗,惨叫着钻回客栈。

进到客栈,扫了一眼顾不上抬头的乞丐,余生放下竹筐,取了一块布,让狗子过来给它擦一下。

怪哉出了后厨,问道:“掌柜的,你会不会做扬州炒饭?”

“扬州炒饭?”余生停下手中的动作,乞丐也停下来,抬头看一眼余生,登时惊讶的站起来。

“你,你…”他指着余生。

“你认识我?”余生诧异的看他一眼。

乞丐略微平静后摇了摇头,“不,不认识”,他坐下,把头又埋在盘子里。

余生不以为意,回头对怪哉说:“我在妖城做过一次。”

“那敢情好,正好这位客官要一份扬州炒饭。”怪哉指了指乞丐。

现在余生知道这乞丐的身份了,很有可能是当初在妖城贫民窟里尝到过扬州炒饭的人之一。

逃过猰窳手下妖兽的追杀,活到现在不容易,或许这碗扬州炒饭就是他们在黑暗中奔逃时坚持下去的希望与期待的奖励。

余生不介意为他做一碗。

他接着为狗子擦拭,对怪哉说:“那正好,你准备下东西,我教教你怎么做扬州炒饭。”

沈阳脑康中医院评价怎么样
沈阳脑康中医院到底怎么样
沈阳脑康中医院技术怎么样
沈阳脑康中医院排行怎么样
沈阳脑康中医院治病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