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万界之主 第130章 大轮土林 剑在湖底

发布时间:2020-01-16 13:57:08

万界之主 第130章 大轮土林 剑在湖底

二人离开金刚宗后便开始各方奔走,以轩辕子仙的速度和手段,除了西域三大派之外,剩余二十二家xiǎo鱼xiǎo虾自然全都兵不血刃地就解放了波普的家人。当然,事情由简入繁,自然少不了需要从长计议的问题。

在赶往下一个目标的途中,杨玄嚣特地道:“剩下大轮密宗,虚陀山,菩萨座应该会比较棘手?”

轩辕子仙淡淡道:“也算不上棘手,到时把候蓝琉璃交给你,只要我在岸上制造一些混乱,你在下水也就不会有任何麻烦了。”

“调虎离山?”杨玄嚣一皱眉,认真道:“这种事情由我来做,怎么説我也是男人,你拿着蓝琉璃下水救人。”

轩辕子仙摇了摇头,认真説道:“在西域有谁能比我这个大魔头更能叫三大派记恨?运气好的话,説不定一次就能让三大派的首脑全部出洞!”

“到时候他们定要聚会商讨,随后再满西域搜寻你的线索,而那时我们早已经放出了波普的三位爷爷!”杨玄嚣稍一权=dǐng=diǎn=衡,也认同了这的确是当前最有效率的办法,但还是犹豫了一阵,才diǎn头道:“那你要向我保证,绝不和他们动真格的,达到目的立刻就撤!”

“我会盯着湖面,一看到你出来,我就会撤走!”轩辕子仙轻轻diǎn头,很意外地表现出了顺从。

……

大轮密宗占地极广,早年花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在外围用黄土堆起的一圈厚实护墙。其中林立着成百上千座高低不一大xiǎo各异的佛塔,皆都是由黄土砌成,远远看去宛如一座黄色的森林,也不知从何时起就有了“大轮土林”这个别称。

旁人听来只会觉得这定然是一个既不起眼又贫穷的派系,但只要他们知道了这些佛塔建造的步骤,就绝不会再有如此的想法。这每一座土塔建造之前,先要立起一座高台。高台又分九层,从地下三层起一直往上,竟然是用大量风干后的五谷杂粮,精美绝伦的珠玉宝石,工艺非凡的金银法器,层层填充堆砌而成!高台之上再立一尊佛陀菩萨的纯金法身,每一尊法身都与常人一般大xiǎo,从头到脚又有黑、白、黄、红、蓝五种颜色的天然宝石镶嵌圆满。最后才由一位大德高僧从高台底部开始捧沙土筑塔。依照塔中菩萨佛陀的差别,筑塔之时,高僧都必须吟诵相应的经文,而且必须是诵经一遍后,才可再添一捧沙土。而且,筑塔之时除了沙土之外,不得参杂任何用作沾黏凝聚的夹浆,所以每筑一塔,都是一场艰苦卓绝的磨砺,要消耗的时间也从数十年到上千年不等!

土塔成林,代表了僧人对信仰的至高崇敬与绝对虔诚!当然也掩藏着佛门与西域百姓困苦生活之间,那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

而当矛盾终于爆发的时候,这些长久以来,被无数僧人视作逆鳞禁脔的神圣土塔,自然会成为仇恨的焦diǎn。

“轰!轰!轰!”

一道黑影从远处急速飞来,直接就撞塌了三座土塔。塔下围坐参禅的数百僧侣被砸伤了不少,人群立刻陷入了慌乱。

“何方狂徒,竟敢到我大轮密宗滋事!”土林之中,一声沉重的呵斥扬起,但见一名身材魁梧的红袍喇嘛飞天而起,提了一杆禅杖便朝那黑影飞扑了过去。

此时轩辕子仙的身上又重新缠满黑纱,恢复到了往日那个叫人闻风色变的魔头样貌。冷冷瞥了一眼来人,她翻动手腕,轰出一股凝练无比的灵力。竟然直接洞穿了那红袍喇嘛胸膛,同时还以强大的惯性拉扯着他是身子,再次砸跨了一座土塔。

“轩辕子仙!你这魔头还敢现身!当真不怕业障缠身堕入阿鼻地狱?”这时,一声如洪钟大吕般的怒吼骤然响起,那个体壮如牛,长发虬髯的大轮法王飞身而至。本就生得一副悍匪体貌,再加上那一对铜铃般的眼珠子狠狠瞪着轩辕子仙,越发显得面目可憎。

“你们西域三派应该早就知道,苗疆那笔帐只要我轩辕子仙一天没死,就一定会来和你们算计清楚。”轩辕子仙冷冷説着,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朵透着金属光泽的银色莲花。但见她轻轻一送,那莲花便脱手飞出,在半空之中散成了万千柳叶形状的利刃!看似轻盈,却绝非虚张声势,一片片加持了强大灵力的利刃瞬间扭成一股龙卷,朝大轮法王席卷了过去。

“伏魔筒!”那悍匪法王见势不妙,立刻祭出了看家法宝!但见一个xiǎo巧精致的转经筒凭空飞出,在风中飞速旋转起来,每转一圈就会有一道金色佛影飞出,去挡那股利刃龙卷。只可惜轩辕子仙的修为是金丹境六阶,稳稳高出了大轮法王三阶之多。

一击之下,胜负立判!

伏魔筒中片刻功夫就飞出了数百道佛影,但无一例外地全部被利刃搅碎。而那龙卷的威势在轩辕子仙的灵力加持下不减反增。“轰”的一声就冲在了伏魔筒上,虽然大轮法王已经使尽了十成灵力,还是没能免去溃败如山倒的结局!伏魔筒失去控制,倒飞向了空中,而大轮法王则狠狠朝地上砸去,一连冲垮了十余座土塔才算是止住了颓势!

此时大轮密宗三万僧侣早已人心惶惶,即便是大部分人都在修为精深的大喇嘛保护下远离了战斗的核心地带,但人群中依旧充斥这浓烈的恐惧情绪。

“如何?还打算苟延残喘?”轩辕子仙并不急于进攻,只是缓缓朝大轮法王飞去。

就在大轮法王坠落的地方,此时已经聚拢过来了四名与他衣着相似的大喇嘛,一名金丹境界,三名育丹境界,是宗门内除了大轮法王之外修为最高的最核心成员!几人没有多説什么,只是围坐在地,合力结起了一座防御法阵!

只见一个巨大的卍字佛印飞在半空,每当轩辕子仙的攻势杀到,那佛印便会第一时间上前阻挡。五大喇嘛拧成一股合力,支撑着那卍字佛印,几番攻守下来倒有了几分势均力敌的味道。

轩辕子仙轻轻扭头瞥了一眼土林东侧的班伦湖,杨玄嚣潜入其中这么久还是没有出来,虽然湖中的情形她早已知晓,但还是难免心生不安。

“嗡……”

而就在这时,天际之外忽然响起一阵好似鸣锣之后的悠长余音。

土林之南两道灰光直冲而来,转瞬即至,却是两名衣衫破烂的苦行僧人,其中一个正是虚陀山现任掌舵人濮阳行者,而与他随行的却是一名年岁更长,气态更深沉的佝偻老僧。这二人也不废话,才一照面便联手朝轩辕子仙发动了攻势。而进攻的主导却是那名佝偻老僧。但见他祭出一根枯木拐杖,当空砸在万里黄沙之中。一瞬间便激起沙海之上的滔天巨浪,直指轩辕子仙便猛扑了过去。

“蠢材!”轩辕子仙冷冷瞥了一眼那声势巨大的黄沙浪潮,并没有出手去挡的意思,只是朝土林深处大量僧侣聚集的地方飞撩而去。

黄沙巨浪虽然穷追而至,但哪里还敢当头拍下?这一击下去那魔头十有*可以全身而退,但周围的土林和僧侣却全都要被殃及。

被那女魔头骂作“蠢材”,佝偻老僧显然有些骑虎难下的犹豫,就此收手不是,继续攻击更不是。所幸,一阵朝对立方向席卷而来的狂风给了他一个台阶。狂风将黄沙巨浪生生冲退到百丈之外,彻底远离的大轮密宗的土林塔群。

那佝偻老僧抬起耷拉着的眼皮,朝远处瞥了一眼,喃喃道:“净瓶尊者……菩萨座镇教之宝蓝琉璃被人窃去你都没有露面,今日却来了?”

大约还相隔数千丈,却有人清晰回应道:“泊阳行者何必明知故问?”

话音落时,已有两名身穿白纱青丝高盘的女子当空飞来,当先那个自然是开口回应的净瓶尊者,而刻意留出两个身位跟在她后面的则是那日在苗疆出口将浮山先生陈逸隽连同儒教门庭一起讥讽的灵瓶上师。

净瓶尊者与佝偻老僧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转向大轮法王,沉声道:“大轮法王,今日贫尼与泊阳行者皆已到场,足见除魔之意决绝!我等金丹境界还稍逊那女魔一筹,须得借助大梵自在佛王剑方可一击功成!否则她赖在贵派土林之中游斗,此神圣之地岂不是要毁于一旦?”

“这……”那悍匪法王闻言,皱着眉头,一时间居然下不了决心。

而轩辕子仙只是缓缓在土林之中飞旋游弋,虽然知晓这西域佛国的三大巨头在酝酿着彻底斩杀自己的雷霆一击,但只要杨玄嚣一时不露面,她便绝不会先行离开。

那佝偻老僧也转向大轮法王,喃喃説道:“大轮法王……细算起来贫僧或可倚老卖老唤你一声师侄……你心中顾忌不无道理,可那如何能与西域佛国数千载基业相提并论?这女魔与苗疆之事干系甚密,今日不除恐后患无穷!那时燃念圣僧怪罪下来,你恐怕也落不得什么好下场!”

大轮法王缓缓起身,合十双手朝那佝偻老僧和白纱女子分别一躬身,倒是收敛起了那一股子跋扈气态,恭敬道:“两位皆是xiǎo僧的长辈,可师尊临终前却有口传告诫xiǎo僧,那剑是万万不敢动用的……”

“为何!老法王临终前与你説了什么?”此话一出泊阳行者和净瓶尊者这两大巨头几乎不约而同地死死盯住了大轮法王,相比起来大魔头轩辕子仙反倒成了可有可无的鸡肋。

大轮法王背心一凉,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几下,喃喃道:“师尊説……那不是佛门之物……他突然离世并非寿终圆寂,而是被那剑抽空了生命精元!”

佝偻老僧闻言,合十双手,低语呢喃道:“这就没错了……是三百年前斩杀西海人魔的那场战斗……老法王仗剑得胜之后……却突然圆寂……”

“阿弥陀佛!”白衫女尊者也是一般,合十双手,虔诚轻讼了一声佛号,缓缓睁眼后才道:“那剑此时身在何处?”

大轮法王又稍稍犹豫了片刻,才道:“自从那轩辕女魔头上一次潜入班伦湖之后,xiǎo僧就把那剑移入了湖底,心想若她还敢再来,便可借剑除魔。”

此言一出,西域佛国的三大巨头都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飞在远处的轩辕子仙!

可那个一向泰山崩而色不变的女魔头却忽然怔在半空,一声惊叫之后,便朝班伦湖猛冲了过去!

“那剑在……在班伦湖底!!!”

北京德胜门医院在线挂号
南方医院专家
蚌埠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广东治疗妇科费用
河北治牛皮癣疗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